理论前沿

2016年云南民族大学率先在云南省高校中设立二级纪委,既是进一步深化从严治党的要求,也是在高校纪检工作中进行的制度探索。

“亚腐败”也有文献称之为准腐败或者是微腐败,其本质是一种数量上与质量上尚未达到追究刑事责任的腐败行为。根据学者的研究,目前高校亚腐败现象态势严重,但受到刑事责任追究的数量

结合工作实践和思考,对在巡察工作中运用交叉巡察工作方式谈几点体会。

随着监察法的颁布施行、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挂牌,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已形成,标志着全面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进入新时代。

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是把纪律挺在前面的具体化,为深化全面从严治党提供了标本兼治的具体路径。迪庆州纪委高度重视执纪监督“四种形态”的落实和运用,把实践“四种形态”责任落实到

乡镇纪委工作在一线、检查在一线、服务在一线,通过及时查处群众信访举报,认真倾听群众呼声,尽力解决群众诉求,切实将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难点”问题解决在基层,对于减少群众

作为地方高校,肩负着向社会输送高素质合格人才的重任,只有做好廉政风险防控机制建设,才有利于营造健康积极的内部环境,为构建双一流高校迈进提供保障。

近年来,普洱市探索了以联合监督为代表的监督机制和理念创新,以实践检验证明了联合监督的制度魅力和工作优势。

近年来,丽江市纪委、监委创新信访举报工作理念、机制和方法,充分发挥信访举报部门作为办案工作头道工序和第一道关口、问题线索“主渠道”、反腐民意“晴雨表”、领导决策“情报部”

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强调,要推动管党治党责任全面覆盖、层层传导,必须发挥党的组织优势,形成一级抓一级、全党动手一起抓的良好局面。要牢牢抓住党委(党组)主体责任、党委(党

“四风”问题是作风建设的老大难问题,是群众深恶痛绝、反映最强烈、最敏感的问题,也是损害党群干群关系的重要根源和罪魁祸首。随着作风建设步入新常态,“四风”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

“微腐败”是相对于通常意义上的贪污受贿等腐败行为而言,本质上二者并无不同,都有国家公职人员利用手中职权假公济私的成分,无非是把公权力用以勾兑个人或个别小团体私利的腐败行为

随着党中央和省、市对脱贫攻坚工作的重视,投入扶贫领域的资金、项目愈来愈多,丽江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深入一线,监督关口前移,查处了一批扶贫领域的案件,加大了对基层扶贫领域的监

随着全面从严治党的深入推进,党的纪律更加严、紧、硬起来,追责问责更加常态化起来,不少干部除了能力不足的恐慌之外,产生了怕作为、不敢为的“拘谨作为”心理,担心在工作推进落实

派驻监督是党的自我监督的重要形式,中央纪委依据党章规定,率先在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设立派驻机构实现全覆盖,并对机构名称、责任权限、工作关系、管理保障、组织领导等作出了明确

兰坪县委高度重视巡察制度落实工作,严格按照省委、州委部署要求,及时设置成立巡察工作机构,配强人员力量,建立健全相关制度,安排专项经费,为巡察工作提供基础保障。截至目前,已

随着2016年11月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拉开帷幕到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全国范围内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探索实践,当前一个集

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机构调整、职能划转、人员转隶。必须牢固树立“四个意识”,稳步推进纪委、监委合署办公,机构、职能和人员全面融合,构建集中统一、权威高

近年来,临沧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紧紧围绕扶贫领域民生问题,切实加大执纪审查力度,严肃监督执纪问责,深入推进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着力整治和查处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

党的十九大首次把纪律建设纳入新时代党的建设总体要求,强调“重点强化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带动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严起来”。这是党的建设理论的重大创新,是管

能否创新突破,建立一个社会监督评价机制,和目前的党风廉政建设考评制度形成一个闭环,综合内部和外部两个评价结果,让考核评价更加科学、准确、有效,助推反腐败工作向纵深推进,值

党的十八大以来,基层党风廉政建设状况比以往有了明显好转,但是,综合信访、巡察、纪律审查等情况看,扶贫领域和惠农领域是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的重灾区,呈现易发多发

民族的多样性、民族文化的丰富性和民族人口的比重,决定了民族文化必将对廉政文化建设产生重要的影响。

《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第八条规定:“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地方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派出的纪律检查工作委员会,按照有关规定履行监督职责。纪委对派驻纪检组实行统一管理。派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国在各个领域均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