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以案警示
逆向而行的“护私政委”
——原瑞丽市公安边防大队政委杨明金严重违纪违法案
发布时间: 2019-07-19 08:02:07 来源: 德宏州纪委

“我从一名士兵到自主择业的军转干部,再到名利双失的违纪违法人员,一念之间,自己的人生从巅峰直线跌落谷底,家庭支离破碎,背离了入伍初衷,丧失了军人操守,现在只有后悔。”原瑞丽市公安边防大队政委杨明金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起诉时,潸然泪下,懊悔不已。

今年初,杨明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德宏州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成为该州查处的公安边防护私第一案。

经审查调查,杨明金在担任原瑞丽市弄岛边防派出所所长、原瑞丽市公安边防大队副大队长、政委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和职权影响,插手干预执纪执法活动,为走私木材商人的走私活动提供庇护,充当走私活动“保护伞”,让走私木材商人获取大量非法利益,给国家税收造成重大损失,并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多次收受走私木材商人财物,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罪。

4月28日,杨明金被移送州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其党纪政务处分责任按干管权限交由州边境管理支队处理。

抵挡不住诱惑——甘于被走私木材商人“围猎”

杨明金出生在一个山区农村家庭,生活条件艰苦,他把入伍当兵,当作改变命运的机会。

“怀着对部队的向往,对未来的追求,来到西南边境一线,一心只想在部队有所发展,能为家乡争光添彩。”1993年12月,18岁的杨明金从老家来到德宏州盈江县苏典边防工作站当兵,20岁就加入中国共产党,21岁顺利考入了军校。

“军校毕业后,再次回到德宏履行军人职责,我信心更足了,只想拼命工作回报组织,才能对得起组织和人民给予的荣誉。”1998年7月,杨明金被安排到陇川县边防大队芒东边防派出所工作。

翻开杨明金的简历,从一名士兵到中队长、副连级检查员、正连职队长、指导员、副营职参谋、正营职教导员,19年时间,杨明金凭着一腔热血、出色的工作,一步一步走上了边防部队的领导岗位。

2012年4月,杨明金被委以重任,调任瑞丽市公安边防大队弄岛派出所所长,然而,他的人生却就此开始转折。

“调到弄岛所工作后,接触的老板多了,眼睛花了,内心也乱了,看到木材老板们挥金如土、一掷千金,内心的欲望慢慢燃烧起来。”杨明金坦言,在高压反腐的形势下,自己却逆向而行,经常与木材老板们吃吃喝喝、称兄道弟,过年、过节收受木材老板们的红包、礼金。

第一次收受木材老板的红包,杨明金记忆深刻。“2012年,木材商人郑某棍过节送来一个红包,收受红包后,内心有些害怕,也有点窃喜,觉得商人老板看得起自己,欲望也得到满足。”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2012年至2018年,杨明金多次收受木材商人郑某棍送的41万元和1只玉手镯,以及高档烟酒若干,为郑某棍走私、运输、囤积木材提供帮助;2015至2018年,杨明金多次收受木材商人文某柱送的76万元和1套红木家具、1套红木餐桌,为文某柱走私、运输、囤积木材等提供帮助……

杨明金一直侥幸地认为:“木材是瑞丽的支柱产业,只要不直接参与走私,就不会有事。我看到原德宏公安边防支队支队长与走私木材商人谈笑风生、相处融洽,就上行下效,随波逐流,任其发展,胆大妄为收受木材老板的钱财,为木材老板走私、运输、囤积木材等提供帮助。”

抵挡不住诱惑,贪欲之门被打开,杨明金甘于被走私木材商人“围猎”,逐步走向违纪违法犯罪的深渊。

大搞权钱交易——收钱办事、办事收钱

欲望之门一旦被打开,就再也无法关起。收受木材商人钱财的背后,隐藏着为走私木材等违法活动充当“保护伞”的秘密。

“我们运输的木材没有合法手续,大规模运输走私木材都要经过杨明金管辖的边防站所,给杨明金送钱,一方面,让他下令不缉查,我们能够顺利通关;如果我们的木材被扣押,就让他出面解决。另一方面,囤积木材时,让他安排加强巡逻,保护我们的木材不发生哄抢、偷盗事件。低价进高价出,木材生意赚了很多钱。”木材商人郑某棍道出了与杨明金交往、送钱背后的秘密。

“大规模走私运输木材前,事先送钱打点、事后送钱表示感谢,放长线钓大鱼。”审查调查人员介绍,2016年4月,郑某棍大规模走私运输木材前送了杨明金20万元,收钱后杨明金没有安排设卡缉查,运输的走私木材顺利通关后,郑某棍又送给杨明金10万元。

2013年下半年,杨明金为木材商人李某荣走私、运输、囤积木材过程中提供帮助,非法收受李某荣送的5万元;2017年10月,杨明金帮助走私木材商人陈某协调关系,非法收受陈某送的5万元……

除了为走私木材商人充当“保护伞”外,杨明金还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影响,为违法分子“了难”。2016年7月,杨明金为赵某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案提供帮助,非法收受其亲属送的50万元,在杨明金的关照下,赵某被取保候审;为吸毒被拘留的文某柱货车驾驶员提供帮助,收受文某柱钱财……

据调查,2012年4月至2018年12月,杨明金为涉黑涉恶人员、走私木材商人提供帮助,充当“保护伞”,非法收受177万元和红木家具、玉石翡翠、高档烟酒等巨额财物。

“有人来找办事、主动来接近自己,是看得起自己,自己还乐在其中。”收钱办事、办事收钱,成为杨明金为官做事的信条,贪欲膨胀,大搞权钱交易,大肆敛财,置党纪国法于不顾。

侥幸心理作祟——转移赃款,对抗组织审查调查

2018年12月,在部队服役满25年的杨明金,回到了老家,买了新房,装修了房子,配置了红木家具,等待转业安置。“解甲归田、荣归故里”的杨明金却在2019年2月被州纪委监委专案组从家乡带回了德宏,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我内心开始害怕、开始恐惧,支队党委找我谈话,我没有向组织如实交待违纪违法事实,还侥幸地认为部队要改革,我也要退伍,只要离开部队就没事了,错失了向组织主动交待问题的机会。”被留置后,杨明金后悔莫及。

“杨明金在边防部队长期从事侦查、案件工作,熟知法院定罪量刑的程序和标准。”审查调查人员介绍,留置期间,杨明金对抗组织调查,拒不交待组织已经掌握的违纪违法事实,妄想减轻自己的罪行。

杨明金还安排其妻子、同乡,把收受的巨额贿赂存入其亲属的账户,企图转移赃款,掩盖其违纪违法犯罪事实。

最终,在铁的证据面前,杨明金败下阵来。

“回想我的贪腐之路,其实就是对法律没有敬畏之心,违背了入党誓词,丢失了信仰,用手中权力进行权钱交易,来满足自己膨胀的贪欲之心,亲手毁掉自己辛苦奋斗而来的荣誉,给党旗和部队抹了黑。”杨明金在忏悔书中写道:“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拥有家庭、事业、亲情和自由,请大家以我为鉴,不要把我的事情当作故事听,一定要当作教训看,千万不要糊涂一时,后悔一生。”(李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