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纪检人镜头▪手记 >> 纪检人手记
【纪检人·手记】大操大办的“枷锁”这样破除
发布时间: 2019-06-07 08:07:32 来源: 大理州纪委

“彩礼不要了,亲戚朋友吃个团圆饭,相互认识介绍熟悉熟悉,我们就去三亚玩一趟……”在鹤庆县城打工的阿兴(化名)最近很开心。阿兴说:“还是移风易俗好,旅游结婚既经济时尚,又能开眼界长见识!”

以党风带民风,带出一股文明新风,带出一片新天地。短短一年多时间,该县十里八乡红白事攀比之风刹住了。

大操大办,人人都是受害者

阿兴初中毕业后一直在县城打工,经过几年起早贪黑的打拼,在县城开了一家烧烤店,过个居家日子还算殷实了,但进入大龄青年行列的阿兴却愁在心头。

相处多年的女朋友要求有车、有房才谈婚论嫁。阿兴花光了几年节衣缩食积攒下来的钱,再加上跟亲朋好友东挪西借,总算买了套商品房,一辆小轿车。但这仅仅是谈婚论嫁的门槛,可按当地风俗,还要送“三金”(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镯),再拿10多万元彩礼钱,囊中羞涩的阿兴为此多次提亲碰壁。

天价彩礼成了阿兴步入婚姻殿堂的“拦路虎”。

“娶个媳妇,背一身无法承受的债务,我当时算过一笔账,按自个儿收入水平,等到娃娃上学也未必能把这笔‘人情债’还明白……”阿兴说。

阿兴的遭遇并非个案。但天价彩礼并不能保证婚姻生活的幸福圆满,有的因天价彩礼成天争吵甚至离婚,有的被天价彩礼弄得两亲家老死不相往来,有的小两口因天价彩礼而选择私奔……天价彩礼惹的“祸”还真形形色色,层出不穷。

婚事如此,丧事更甚。在该县的大部分农村,如果家里有老人去世操办丧葬事务,请乐队演奏,请经帮(佛堂)诵经祈福,近亲要买供品“上祭”,遍发孝布、还要请人写读祭文,一套流程下来至少要花费数万元。葬礼过后还有“一七客”,上新坟等习俗,还要相互攀比修建墓碑、“阴宅”……为此活着的人感叹:“死不起!”

起房盖屋对当地群众来说也是神圣的大事。建一次房一度至少得请三次客,上梁一次、封顶一次、乔迁一次。有的村民家里没啥大喜事,建个大门也请客事。

……

地处滇西北一隅的鹤庆县,2017年才刚脱贫摘帽,甩掉贫困县的帽子,经济算不上发达。然而,订婚结婚、满月周岁、升学就业、起房盖屋、长寿生日,老人过世丧事喜办,甚至春节、清明等年头节下都得办,如果要问鹤庆的客事有多少?林林总总,没人说得清楚。

“八大碗”(席面上的8碗菜加1个拼盘的统称)是当地一代又一代厨师经验积累下来相对固定的宴席待客形式。但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传统的“八大碗”变成了“十八大碗”甚至是“二十大碗”,每办一场客事不仅要有鸡鸭鱼肉,还必须杀牛,有的人家还杀毛驴宰肥羊,上山珍摆海味,东家看西家,跟风攀比的脚步停不下来了。

杨莲香是辛屯镇远近闻名的厨师,经常为村民们办理客事主持“灶台大事”。她说:“一旦请客,基本上整个村子都是客,对办客的人来说,少请哪个也不行;对接到请帖的人来说,少去哪家也不行。按300元一桌计算,一场80桌的客事仅席面就得花2.4万元。”

“就是攀比,请客的和做客的都落不到好处,我们在建筑工地上做活平均下来差不多200元一天,一年做上30场客事光礼钱就得花销3000元以上,而耽误30天就少收入6000元工钱。”金墩乡西甸村村民杨松鹏说。

细算“人情账”,越算心里越添堵。大操大办,人人都是受害者,如何向天价彩礼、大操大办说“不”?

移风易俗,党员干部带好头

如今,公职人员办客,需认真填写《鹤庆县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客事办理申报表》,向组织说明办客的时间、地点、邀请人数等情况,并向组织承诺坚决执行婚丧喜庆事宜规定和廉洁自律各项规定。这是该县党员干部带头移风易俗的一个缩影。

事实上,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为扭转风气,该县也适时向全县群众发出“移风易俗,简办客事”的倡议,号召全县丧事简办、喜事新办。然而,良好的初衷收效甚微。

“张家、李家都这么办,我不照办就丢面子,不搭人同。”一方面是淳朴的感情受到人情绑架,另一方面陈规陋习已蔚然成风。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借助外力推动,光靠自觉转变,移风易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县文明办主任王灿雄举例说:“就以丧事为例,大家都知道劳民伤财,但谁愿意背上欺祖灭宗、忤逆不孝的骂名。”

移风易俗需要潜移默化,乡村社会处在相对封闭的人情环境里,单方面宣传、倡议,约束力不够,靠红头文件强制执行更容易引发反感、抵触的情绪。关键是要让群众从移风易俗中有获得感。说到底,就是通过党员干部带头简办俭办客事让群众看到好处,觉得移风易俗是在为自己减负。为此,该县转变了治理的思路,按中央八项规定和省、州出台相关规定,要求党员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要坚持节俭、廉洁的原则,带头移风易俗,自觉抵制大操大办、讲排场、比阔气等歪风。

去年2月28日,辛屯镇双龙村委会副主任张银山错误地认为身处农村就该入乡随俗,不邀请公职人员就不算违纪,以口头和请柬的方式宴请了亲朋好友庆祝新房竣工,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辛屯镇纪委接到群众举报后,及时立案查处,给予张银山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违纪所得予以收缴。

风成于上,俗化于下。“好风气的形成靠纠正,靠带动,靠涵养,把党员和公职人员管住了,就能形成好的党风政风,好的党风政风就能带出好的社风民风。”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字桂荣说道。

针对移风易俗推进难,易反弹的实际,该县提出了督促主体责任落实、组织专项督查、突出示范引领、强化执纪问责4项措施,深入推动移风易俗,并制定党员领导干部婚丧喜庆情况报备报告、挂钩指导等制度。以县纪委监委牵头,建立由县委办、组织部、宣传部、民政局等相关单位密切配合的常态化联合巡查机制。并将移风易俗纳入巡察工作,畅通信访举报渠道,对违规操办的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点名道姓通报曝光一起,形成持续的震慑效应。

党员干部带头拒绝天价彩礼、喜事新办,带头厚养薄葬、节俭办丧事,带头不办理婚丧以外的其他客事,带头在亲朋好友间通过一束鲜花、一条短信、一杯清茶、一句问候等文明方式,表达贺意,增进感情。

如今,随着移风易俗工作深入推进,党员干部带头践行移风易俗渐成时尚。

久久为功,涵养清风正气

 “连吃财政饭的公职人员都不大操大办了,我们这些农村群众更没有理由铺张浪费。”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正是广大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率先垂范移风易俗,戒奢从简,迎来徐徐清风。

 大登村党总支部副书记高锡明带头精简客事办理,双龙村党员章宣义带头不办满月客,如意村党总支书记赵泽松带头控制治丧时间……笔者所见所闻了一桩桩移风易俗的新鲜事。

此前,由县纪委监委、县委组织部、县民政局、县妇联等部门协调配合,统一发力,综合施策,把大操大办之风较为盛行的辛屯镇作为移风易俗试点。

在客事简办俭办方面,大登村在辛屯镇“第一个吃螃蟹”,为刹住大操大办和铺张浪费等不良风气,大登村村两委通过深入走访和认真调查研究,通过召开党员干部大会、群众代表大会等多种形式,讨论制定了新的村规民约,并将新的村规民约制作成挂历,发送至每家每户,做到家喻户晓。

“村两委班子带头,自去年实行新的村规民约以来,全村举办了67起客事,每一场客没有杀牛,节省了8000元至10000元;菜品减半(8个)节省5000元;帮忙人员减半、桌数减半……”鹤庆县辛屯镇大登村委会党总支书记、主任洪彪掰着指头细算账,越算心里越亮堂。

“今年我孩子结婚前,村干部多次到我家宣传节俭办客,我想以此契机为家里节约了一些开支,减少了一些不必要的浪费,当然是好事,希望我们村今后办客事都要坚持好节俭办事的原则。”今年的2月14日,辛屯镇妙登村村民田辉谈到他第一家执行新规节俭办客时,满脸自豪。

辛屯镇的试点,一石激起千层浪。引来附近的村镇学习效仿,点上的经验就这样在面上开花结果。

该县因势利导,“疏”“堵”并举,通过引导村居建立红白理事会和婚丧喜庆村规民约,对红白喜事的事项、范围、时间、规模等做出具体指引。在落实过程中,抓好党员干部这个群体,要求党员和公职人员签订一份承诺书,承诺不办子女升学、参军入伍、竖碑等客事,带头婚事新办、丧事简办,严格执行标准,不违规越矩;在基层党组织组建一支志愿队,参与宣传和发动工作,发放宣传资料、对近期办客的农户做动员工作;督促各村“两委”、红白理事会和党员志愿队充分发挥职能,张贴、发放倡议书,入户动员办客农户精简客事、从简办客,不断扩大移风易俗成果。并把移风易俗作为考核基层党组织建设的重要指标之一,做到“有人管事、有章理事、规范办事”,用村规民约领航乡村文明,结婚彩礼、婚丧喜庆费用等明显下降,有效遏制农村陈规陋习蔓延现象。

移风易俗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找准了党风政风与社风民风的契合点,通过管党治党、正风肃纪,既能顺应群众期盼,提高群众获得感,又以党风带民风,将纠正“四风”引向深入,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久久为功,驰而不息,社风民风会越来越好。(鹤庆县纪委监委  王永刚 杨自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