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彩云论坛 >> 清风文苑
难忘在乡下挑水等水的日子
发布时间: 2020-02-10 10:35:46 来源: 红河州纪委监委

久居城里,喝着清澈的矿泉水,最难忘童年时代在乡下老家用木桶和扁担挑水、等水的那段日子。

那时,我的家还在泸西县中枢镇挨来坝一个小村子里,那里生活着100多户人家。虽然那里沟多、河多、水更多,曾有“渔米之乡”的美誉,无论是沟里的水,还是河里的水,除了灌溉良田外,全都汇聚于上世纪60年代人工开凿的“中大河”,一直静静地向西流着,穿过工农隧洞,汇集于平海子水库,然后环绕崇山峻岭,流向南盘江,越流越远……但是,在我童年的记忆深处,受上游工矿企业、城市生活污水等影响,家乡却是最缺生活饮用水的地方。

那时,村子里有两口老井。一口紧挨背水桥,工农隧洞排涝工程开工那年人工开挖而成,靠老天下雨聚水沉淀而供外来的工人及当地群众生活饮用。另一口在村子学校(集体大仓房)前,秋冬两季很少下雨的时候,大家会不约而同各自挑着空木桶来到这里挑水。当时农村挑水所用的工具就是木桶。每天,天刚蒙蒙亮,窗外便传来脚步声及说笑声,就知道人们去挑水了。

“咯、咯、咯……”有时鸡叫3次,就有人手提马灯早起去井里挑水,因为这口老井的出水量小,容量又不十分大,所以大家都争先恐后去抢着挑,稍微慢点就没有可挑的了。这样勉勉强强能维持到春节前后,碰着持续干旱,水井里的水就越来越少,工人们和村里人就都要到离工农隧洞不远的大山冲箐沟里挑水,来回要走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男女老少,来来回回、穿梭不停……

也就是在那样的干旱年代,便产生了“等水”这个活。家里的强劳动力忙着种地,等水这活便落在老人和孩子身上。等水就是带上家里的木桶来到井边,目不转睛地望着水一滴一滴流出来,然后用木瓢一瓢一瓢把水装进木桶里。盛满了,便小跑着回家把大人叫来挑回去装进瓦缸里,然后挑着空木桶返回井边继续等水,直至瓦缸装满为止。

当时,我家状况是父母亲早出晚归忙着养家糊口,哥哥和姐姐上学读书。等水这项任务自然而然便落在了我和妹妹的身上。我和妹妹经常轮流着等水,就连一天两餐饭都是家里人做熟送来在井边吃的,甚至连晚上睡觉都是在井边。我困时就在草地上睡一会儿,由妹妹等着;妹妹困了,我等着……一桶水装满了就换另一只空桶,以此类推。说实话,因为这口老井的出水量实在太小,加之等的人家又多,一个晚上所等到的水也就是那么几挑,节省点用也就能用个两三天……就这样,年复年月复月日复日。

再后来,村子里家家户户学着邻村人在房前屋后或自家院子里投工投劳打井取水。然而,这样的水质却达不到国家生活饮用水常规标准。

今年春节期间,我回到久别的家乡。从村支书杨天平那里获悉:去冬今春,在上级党委、政府的帮助下,村里整合资金,投工投劳把饮水管线引进村子里,彻底解决了全村人的饮水问题,所有村民都喝上了干净的自来水。

年近八旬的妈妈用着清澈的自来水,高兴地跟我说:“儿呀,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还能喝上洁净、卫生的自来水,感谢共产党!”

望着妈妈的笑脸,回想起童年时代在乡下老家挑水、等水的那段日子,我百感交集。因为那段逝去的难忘往事,是父老乡亲们用木桶和扁担挑水、等水发展到打井取水到如今自来水进入家家户户一系列巨变的最有力见证,我怎能随随便便就忘记呢!(赵仕会)

相关文章